正在加载图片...

中国驻斯里兰卡外交官的佛国碑缘
2014-06-04 15:37:04   来源: 新华国际   点击:

在号称“佛教之国”的南印度洋岛国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国家博物馆第四主展厅中,矗立着一块名为“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以下简称郑和碑)。该碑系郑和于公元1407年9月-1409年夏第二次下西洋时,在斯里兰卡登陆后于“永乐七年岁次己丑二月甲戌朔日”所立。

  佛国碑缘
 
  ——我与斯里兰卡科伦坡国家博物馆郑和 《布施锡兰山佛寺碑》的不解之缘
 
  在号称“佛教之国”的南印度洋岛国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国家博物馆第四主展厅中,矗立着一块名为“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以下简称郑和碑)。该碑系郑和于公元1407年9月-1409年夏第二次下西洋时,在斯里兰卡登陆后于“永乐七年岁次己丑二月甲戌朔日”所立。碑高144.5厘米,宽76.5厘米,厚12.5厘米。碑额部分呈拱形,正反面均刻有五爪双龙戏珠精美浮雕,碑身背面光滑无文字,正面长方体四周均以中式花纹雕饰。碑文以中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三种文字阴刻而成,中文居右从上至下正楷竖书,自右向左计11行凡275字,泰米尔文居左上端自左向右横书,波斯文居左下端自右向左横书,国外史学界亦称其为三语碑(Trilingual Inscription),该碑内容记载了600多年前郑和、王贵通等受明成祖朱棣派遣,赴锡兰(今斯里兰卡)向岛上佛教寺庙布施财物供奉佛祖之事。关于此碑,在我国明朝以来历史文献中均无记载,自立碑后不知于何年,便湮没于世,下落不明。直至1911年,被英国工程师托马林(H.F.Tomalin)在斯南部港口高尔(Galle)市的克瑞普斯(Cripps)路转弯口一个下水道里重新发现,当时碑面朝下用做盖板。彼时距立碑已长达500余年,因长期受水侵蚀,碑面泰米尔文和波斯文字部分受损较重,难于完整辨识,所幸中文部分受损较轻,虽显模糊,内容仍大体可识。其后该碑移至科伦坡国家博物馆典藏。郑和于公元1405-1433年间,七下西洋,在海外各国曾多有布施立碑记载,但时隔600多年,就碑而言,在海外遗迹尚能幸存者,仅此一件,文物史料价值极高,此乃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和中斯友好交往的实物明证,弥足珍贵。
 
     而我作为中国驻斯里兰卡使馆的文化外交官,在斯工作五年,与这块碑结下一段不解之缘。
 
  2009年7月,受国家文化部派遣,笔者赴斯里兰卡中国使馆文化处任职。期间,常陪同国内来访团组赴该馆参观郑和碑,每当看见这块字迹不清的碑时,内心就有一种历史的沧桑感,为我国伟大的航海家郑和600多年前,不畏艰险,抵达锡兰宝岛竖立此碑而感到由衷的钦佩和自豪,同时感到作为一位祖国派出的文化外交官,有责任对该碑历史情况作较深入了解和关注,并为更好地保护这一珍贵历史文物而尽力。2010年,笔者查阅了江苏省郑和研究会副秘书长吴之洪先生《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碑文考》一文,了解到2005年,南京市鼓楼区政府决定在南京郑和宝船厂原址复建郑和宝船厂遗址景区,按原碑尺寸和风貌复制该碑,因此派吴于当年6月赴斯,对该碑全面考察,但因当时条件所限,吴无法将碑上的每个文字辨识清楚。回国后,南京方面虽组织专家辨认,仍无法将中文碑文全部文字释读清楚。结果在复制该碑时,有10处汉字做空白处理,实为憾事。其后,我看过台湾龙村倪先生《郑和布施锡兰山佛寺碑汉文通解》一文,该文对郑和布施碑中文文字考证结果与吴之洪文中的文字考证有多处出入,且龙文称其无缘亲睹该碑,释文仅是通过其他中外专家的论著推断而成。此外我还查阅过斯里兰卡籍学者查迪玛和中国学者武元磊合写的《解读〈郑和锡兰山佛寺碑〉》一文,发现其释文与前两者不尽相同。之后,斯科伦坡国家博物馆馆长希瓦格(Ranjith Hewage)先生还向我提供了一件二十多年前对该碑作的中文释文影印件(作者佚名)。我亦发现与其他版本有所区别。不同版本,释文各异,孰对孰错,令人存疑。另据笔者了解,虽国外学者曾做过该碑拓片,但我国作为郑和故乡不曾拥有拓片原件,如能使我拥有这一珍贵拓片,必将为我国今后更好地研究郑和史实提供有力的史料支持。由此,一种想法油然而生:一、要设法推动南京方面派专家来斯为该碑制作拓片;二、请南京方面为该碑制作保护罩,对这一珍贵历史文物加以保护;三、寻机对郑和碑中文全文探个水落石出。这也算是笔者的三个梦想吧。
 
  机缘不负有心人。2013年12月,江苏省政协主席张连珍应斯国家遗产部部长邀请率江苏省友好代表团访斯。出问前夕,我处在与斯方协调时提议:一、由江苏省为郑和碑赠送一保护罩,因南京是郑和当年下西洋的始发地,据学者考证该碑显然是在南京奉召之后刻就,随宝船前往锡兰并于布施后留在当地(5)。600多年后,江苏省有意为该碑制作保护罩,以体现祖国母亲对海外游子的亲切关爱;二、提议斯方邀请我方派专家赴斯对该碑进行拓片,以收藏这一中斯友好交流史上的重要历史文献。12月13日,江苏省友好代表团在与斯遗产部部长会谈时,张连珍主席宣布将向斯国家博物馆赠送一个郑和碑玻璃保护罩。斯国家遗产部部长加格特·巴拉苏里亚(Jagath Balasuriya)先生衷心感谢中方的支持和帮助并宣布同意江苏省派专家来斯为该碑制作拓片。
 
  2014年5月22日,江苏省文物局应斯国家遗产部之邀,派出殷连生副局长、文保处徐森主任科员和南京博物院强明中研究员3人工作组抵斯,进行郑和碑拓片和玻璃罩安装工作。经过数天努力,工作组圆满完成了郑和碑的拓片工作,玻璃保护罩也遂于5月28日顺利安装完毕。
 
     其间,笔者有幸亲临博物馆现场,从不同角度仔细勘查,逐字核对全部碑文,经反复甄别推敲,终将碑文释读如下(文中(1)…(11)为笔者所加,标示原碑文行数):
 
  ⑴ 大明
 
     ⑵ 皇帝遣太監鄭和王貴通等昭告于
 
     ⑶ 佛世尊 曰仰惟慈尊圓明廣大道臻玄妙法濟群倫歷劫河沙悉歸弘化能仁慧力妙應無方惟錫蘭山介乎海南客言梵
 
     ⑷ 刹靈感翕彰比者遣使詔諭諸番海道之開深賴慈祐人舟安利來往無虞永惟大德禮用報施謹以金銀織金紵絲寶旛
 
     ⑸ 香爐花瓶紵絲表裏燈燭等物布施佛寺以充供養惟
 
     ⑹ 世尊鑒之
 
     ⑺ 總計布施錫蘭山立佛等寺供養
 
     ⑻ 金壹阡錢 銀伍阡錢 各色紵絲伍拾疋 各色絹伍拾疋 織金紵絲寶旛肆對 納 紅貳對 黄壹對 青壹對
 
     ⑼ 古銅香爐伍箇戧金座全 古銅花瓶對戧金座全 黄銅燭臺伍對戧金座全 黄銅燈盞伍箇戧金座全
 
     ⑽ 硃紅漆戧金香盒伍箇 金蓮花陸對 香油貳阡伍伯觔 蠟燭壹拾對 檀香壹拾炷
 
     ⑾ 旹永樂柒年歲次己丑二月甲戌朔日謹施
 
     至此,笔者上述三个梦想终于圆梦成真,幸甚至哉。尤为自己有缘在前辈学者研究基础上完全解开郑和碑中文内容而释怀,也为自己为促进中斯友好交往做了一点实际工作而甚感欣慰。
 
     在整个郑和碑拓片和玻璃罩安装过程中,斯里兰卡国家遗产部和国家博物馆给江苏省文物局工作组给予了必要的支持和帮助,对此,笔者特借此文向其表示由衷致谢。
 
     此即我与郑和《锡兰山布施碑》的一段不解之缘。
    相关热词搜索:斯里兰卡 佛国 外交官

上一篇:海外遗珍:世界各国博物馆藏的中国佛画
下一篇:柬埔寨欢迎被掠夺石像文物回归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559874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