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FBI艺术侦探罗伯特谈艺术犯罪与侦查
2013-07-08 14:06:21   来源:东方早报   点击:

美国联邦调查局艺术犯罪小组创始人罗伯特·惠特曼以世界艺术品犯罪领域卧底办案第一人的身份强调,博物馆窃案大量都是内部人员主导或协助犯下的案件,他们最清楚博物馆的安全漏洞在哪里。

  美国联邦调查局艺术犯罪小组创始人罗伯特·惠特曼以世界艺术品犯罪领域卧底办案第一人的身份强调,博物馆窃案大量都是内部人员主导或协助犯下的案件,他们最清楚博物馆的安全漏洞在哪里。在中国针对艺术品的犯罪越来越多,藏家们手中的艺术品价值高昂,犯罪分子们总是跟着钱走,所以对未来中国,艺术品管理非常重要。


  
罗伯特·惠特曼


  
①罗伯特·惠特曼寻回了罗丹雕塑作品《断鼻人》,让他一举成名。


  
②2005年被罗伯特找回的慈禧太后的水晶球重25公斤


  
③赛珍珠小说《大地》的手稿在失踪40年后被罗伯特和其同事寻回

  

④FBI帮助宾州历史学会寻回了200件珍贵文物,偷盗者就是在学会任职近20年的职员。


  
⑤罗伯特寻回的伦勃朗著名画作,价值3500万美元。

  艺术品与古董窃案在跨国犯罪活动中排名第四,仅次于毒品、洗钱与非法军火运送。艺术品与古董窃案的规模每个国家都有所不同,但可以确定的是艺术犯罪正不断增加,大大超过了防治措施。

  世界各地频发的艺术品盗窃案还成为现代电影的一大灵感来源,但是当面对电影中正义一方的原型人物罗伯特·惠特曼时,这位与许多普通美国人一样——身材微微发福、脸庞浮现出简单而明朗的笑容的中年人,让一切文字与影像都变得如此真实可触却缺乏诗意。

  本月在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的《追缉国家宝藏》一书是FBI(美国联邦调查局)艺术犯罪小组创始人罗伯特·惠特曼的中文回忆录,他以世界艺术品犯罪领域卧底办案第一人的身份,寻回了罗丹的雕塑《断鼻人》、印第安人的《黄金盔甲》、慈禧太后的水晶球、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第一支黑人军队的军旗、《人权法案》的手稿等,其中最著名的是寻回了价值3500万美元的伦勃朗画作。虽然电影里出现的艺术品窃贼若非风流倜傥,便是美艳妖娆,但事实上,涉及艺术品犯罪者可能因为对钱财的贪婪而拥有更具杀伤力的武器,从而更危险。

  日前,罗伯特·惠特曼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接受了《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的专访。如此曝光率在他从FBI退休前根本不可能实现,任何一个案件的侦破中,最后在新闻媒体面前露面的,都不可能是他,“哦,我在赛珍珠手稿寻回的新闻发布会上露过一只手。”他笑谈。艺术犯罪不像一般的犯罪——绑架、杀人,艺术犯罪没有一个固定的受害者,也许寻回失窃的著名艺术品会引来媒体的一阵狂轰滥炸,但是包括美国在内,对于艺术品犯罪的量罪也属于轻缓。直至2005年,FBI才在罗伯特·惠特曼的工作基础上成立了艺术犯罪小组。

  艺术侦探主要靠智商和嘴

  艺术评论:与FBI的其他探员相比,艺术犯罪小组成员所具备的独特的技能体现在哪里?

  罗伯特·惠特曼:我们和FBI其他探员太不一样了。虽然我们的级别和收入是一样的,但是我们负责不同的领域,我是唯一一个专业从事艺术品犯罪调查的探员,原因是我的父母亲开过一个从事古董交易的商店,我对于艺术交易有所了解,从事艺术品犯罪并不等于那个人能欣赏艺术品,对他们而言这仅仅是一门生意。

  我们同样需要进行体力训练、法律知识的培训和射击训练,但我们更多的是一个靠智商和嘴,而不是靠开枪的警察,因为一旦开枪,就很可能意味着你的这件案子办不成了。

  艺术评论:对于艺术品的真赝的分辨你能做到万无一失吗?

  罗伯特·惠特曼:我不能分辨这件作品具体的真伪,没有学到如何辨识仿作或赝品,那需要专门的长时间的艺术知识学习,但是我能够分辨不同艺术家之间的风格,辨别画作的好坏,我能告诉你伦勃朗、塞尚之间的差别,学会了辨别雷诺阿与马内或是高更与塞尚的作品,这是不一样的风格。更重要的是,如何自信地详细阐释其中的差别和绘画模式。要做到这一点,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困难,对于经验丰富的艺术史学家或收藏家自然更不是问题。不过,绝大多数的警员却都不懂得这种东西。多年后,我才发现绝大多数的艺术品窃贼也不懂这些。

  艺术评论:偷盗艺术品的罪犯与其他的犯罪分子有什么区别?

  罗伯特·惠特曼:办案时我们总是要和一个团体或者个人建立起一定的关系,我觉得小偷都是一样的,不管他们偷的是艺术品,还是毒品,或是别的什么。在我调查过的那些犯罪分子中,他们不仅仅会偷艺术品,他们还会偷车啊什么的,还会抢银行。艺术品犯罪有的是诈骗,有的是仿制,所以这些艺术品犯罪的罪犯比一般的罪犯要高级些,他们会懂得艺术品市场需要什么,可以卖到哪里去,但如果是抢劫的话,其实都一样。

  但我们常常需要四五年的时间来完成一个案子,因为艺术窃贼他们偷到东西后,会把赃物藏在某处,一直到这些艺术品进入市场,比如拍卖行、画廊等等,我们警察才能发现。

  面对艺术品犯罪,尤其是那些抢劫团伙,探员所需要面对的危险度较之其他领域的探员更高一些,因为其实从事艺术品犯罪的人和恐怖分子不一样,恐怖分子的目的可能就是制造一些影响,而抢劫犯是需要以此来谋生,后者更加无所顾忌,使用的武器会更具杀伤力,更危险。

  艺术评论:如果那些被偷的艺术品一旦进入拍卖行,是不是就无法追回?

  罗伯特·惠特曼: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许多西方国家里——我不知道中国如何,此前我没有来过中国。你出售这件艺术品,就必须确认它的所有权,如果这件艺术品最后被确认是赃物,那么买家就不能再拥有这件艺术品,并受到追诉。在我现在创办的公司里,我为一些收藏家工作,为他们确认所买下的艺术品的所有权,避免出现花了很多钱,艺术品却终究不属于买家的情况。确实会有一些偷来的艺术品进入拍卖行,但是只要这些东西出现在拍卖行的图录里,警察就会发现,总会有线人发现,那就会有很大风险。每年的艺术品失物都会有记录在案,全世界有三个被盗艺术品档案:国家被偷窃资料档案;另一个在伦敦,名为“被盗艺术品登记档案”;还有一个在法国,名为“国际警察艺术品被盗档案”。一般博物馆、艺术机构会首先把自己被偷窃的艺术品在这些档案处登记,然后他们会私下来找我去追回这些艺术品。

  艺术评论:每年全球都有很多被偷盗的艺术品失踪,如果不进入公开拍卖,它们有别的途径“洗白”吗?

  罗伯特·惠特曼:全球合法艺术市场每年的交易金额超过数百亿美元,其中约40%的艺术品都是在美国卖出。古董的法律地位可能会因为跨越国界而改变。一旦“合法化”之后,劫掠而来的古董就可能在苏富比与佳士得之类的拍卖会上公开拍卖,被盖蒂美术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之类的机构给买走。虽然联合国制定了遏止古董劫掠活动的国际规章,但每个国家仍然各自有其考虑重点,文化利益、法律规章也不尽相同。一个国家禁止的行为在另一个国家可能是完全合法的。比如在日本,如果两年之内没有人追溯,那这件艺术品就真正属于你了。

  至于比较大型或是知名度较高的古董,黑市掮客有时也会采取“洗古董”的做法。这种做法与洗钱类似——掮客假造文件,私自联系不知情的博物馆为非法文物漂白。要利用博物馆行骗的话,一个做非法生意的掮客可以凭借简单的询问信件,利用博物馆人员的专业与讲情面为自己谋利。他明知自己手上的文物绝对不可能获得声望崇高的博物馆认可,却主动提议要把这件文物出借给对方。他要的只是这家博物馆用官方信纸开具的婉拒信函,因为其中照本宣科的八股文章必然会说几句客套话,对该件文物的重要性肯定一番,接着再说馆方因为空间或预算等各种因素而暂时无法接收新文物。如此一来,这封婉拒信函就被纳入该件非法文物的收藏历史当中,成为那名掮客能够向买方展示的证明文件。买方无论多精明,这样的一封信函都足以说明文物的真假了。既然一家知名的博物馆都曾经考虑过这件文物,只是因为空间有限而未予接收,那么这件文物一定来源正当,对不对?

  我在工作的时候也常常有挫折感,其实执法部门,不是很有资源来保护艺术品和文化遗产,我写这本书和我来到这里的意义就是读者能够意识到保护文化和遗产的重要性,让更多的人知道该尊重历史。

  在中国,艺术品犯罪越来越多,众所周知,很多艺术品藏家手中的艺术品的价值越来越贵,犯罪分子们总想着挣钱,跟着钱走,所以对中国来说,艺术品管理非常重要。

  艺术评论:如果被盗艺术品十分昂贵,举世闻名,窃案又令全世界风闻的话,那对窃贼来说岂不是难以脱手吗?

  罗伯特·惠特曼:是这样,越昂贵的艺术品越经常找不到买家。这就是为什么要花费很多很多年,才会遇到有人对这些被盗艺术品有兴趣,而这些感兴趣的人通常都是警察。收藏家不会对于这些赃物有兴趣,如果这些艺术品价值在1000万美元,那么即使小偷要价100万美元的话,那已经是一个非常高的价格了,不会有很多富人在这个价位买入一些赃物的。每次接受采访我都会说,绝大多数的艺术品窃贼都会在不久之后发现,艺术犯罪的困难之处不在于窃取艺术品,而在于如何销赃。在黑市里,窃取的艺术品通常只能卖到公开市场上十分之一的价钱。越出名的作品越难卖。蒙克举世闻名的杰作《呐喊》遭窃之后,挪威的卧底警探与窃贼接头洽购,结果以75万美元成交。这幅作品的价值其实高达7500万美元。

  艺术品犯罪监守自盗占九成

  艺术评论:你强调,监守自盗的形式在艺术品盗窃案中占到90%,这是为什么?

  罗伯特·惠特曼:钱,都是为了钱。一般被盗艺术品都不会体形巨大,古董窃贼偏好名气不大的小型文物,便于携带。小量走私的古董可以伪装成纪念品,或者和其他纪念品混在一起。有数百年历史的盘子或珠宝,只要贴上一张低价标签,一般的海关人员就不太可能看出蹊跷。

  博物馆窃案大量都是内部人员主导或协助犯下的案件,因为内部人员最清楚博物馆的安全漏洞在哪里。监守自盗的内部人员可能是验票员、解说员、导游、主管、警卫、保管人、学者,甚至是董事或富有的赞助人,任何一个岗位的人员都可能禁不住诱惑,利用职务之便,偷走价值高达数百万美元的艺术品或历史文物。就算是临时员工、或者是被雇佣来装修的建筑工人,甚至是暑期实习生,也都有可能成为监守自盗的内部人员。艺术品盗窃犯通常不是惯犯,没有其他犯罪的经验。每个人行窃的理由都不一样,但贪财、爱物及报复是最常见的动机,绝非出于对于艺术的热爱或对于艺术品的占有欲。

  举个例子,宾州历史学会发现丢了不少藏品的1997年,距离他们上一次清点藏品已经过去了三四十年,最终,作案对象确定为基金会任职了近二十年的职员,这位资深职员在八年时间里,每隔几天盗走一件文物,每次只拿一件,直到找到被盗艺术品时,我们才知道原来他偷了这么多,价值250万美元,收藏赃物的藏家家里的层架和展示桌上摆满了200件18、19世纪的珍贵文物。

  艺术评论:你入行二十余年来,艺术品犯罪的形式与二十年前有什么区别吗?像电影里运用挖地道、躲开红外线的技巧等等特殊方式的窃贼你有没有碰到过?

  罗伯特·惠特曼:没有特别大的区别,如果在欧洲的话,可能更暴力些,因为更多低端的犯罪团伙会参与到艺术品犯罪偷盗抢劫当中,会更多动用枪支。由于公众了解到艺术品的价值,还发生了更多的造假案件。但是最新科学技术在犯罪中的运用,可能只是体现在武器的先进性上。

  好莱坞电影圈为艺术品窃贼塑造的形象是潇洒迷人的,但完全不符现实的形象。如果窃贼像电影《偷天陷阱》里凯瑟琳-泽塔·琼斯的表演,有如此的身体柔韧性,那她更应该在马戏团谋生,而不是成为一个艺术品窃贼。

  电影《盗走达·芬奇》里描写了挖地道这样的偷盗名画方式,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只遇见过贩毒分子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挖了一个地道,这项工程耗时6个月,很多人一起努力做这项又脏又累的活儿,在艺术品犯罪领域我可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我遇见的艺术品犯罪通常就是跑进博物馆,拿了艺术品就跑。警报器会响,但那又如何?如果犯罪分子有很大的枪,警察能拿他们如何?何况,警察到场需要一定时间,如果你跑得足够快,警察不一定抓得到。对于窃贼而言,难度在于寻找合适的买家,而不是偷盗。许多艺术品是独一无二的,很难出手。

  当然,也有许多艺术品盗窃案确实手法了得,非常适合拍成电影。在波士顿的加德纳美术馆窃案里,窃贼用计骗倒了夜间警卫,然后把他们从眼睛到脚踝都用银色胶带捆住。在意大利,一个年轻人从美术馆天窗上垂下一根钓鱼线,钩住价值四百万美元的克林姆画作,然后拉上来,带着它逃得无影无踪。在委内瑞拉,窃贼在夜里溜进美术馆,用赝品调换了三幅马蒂斯的画作,而且这些赝品伪造得极为精细,过了足足60天之后才被人发现。

  艺术评论:未来艺术品偷盗案会有什么新趋势吗?

  罗伯特·惠特曼:非法古董交易活动据说越来越猖獗,科技革命促成了全球经济,无疑也使得古董的窃取、走私及贩卖更为容易。古董窃贼利用全球追踪设备,走私客贿赂薪资微薄的海关人员,卖家则在拍卖网站以及私密的网络聊天室里散播贩卖消息。古董的价值如果够高,出土后几小时就能用飞机偷运出国,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可能被夹带到伦敦、纽约或东京。

  艺术品在不同国家,发展趋势都不一样,比如在美国,更多的是造假和诈骗的案件,在欧洲西部,可能更多的是持枪抢劫偷盗,在中国来说也是造假和诈骗居多。对未来中国而言,可能会有更多新的现象出现,因为越来越多中国收藏家收藏了很多十分珍贵非常有价值的艺术品,犯罪分子就会针对这些艺术品的去处来作案,所以收藏家需要有更好更完善的保安系统,才能保证这些藏品的安全。

  艺术评论:在执行任务中,你作为卧底,不带枪,如何保证自身的安全?

  罗伯特·惠特曼:运用大脑和嘴,用讲话让自己脱离困境。在大部分卧底案件中,我所扮演的都是代表财富的买家,或者是受买家雇佣的鉴定专家,一般在买卖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在这样的关系中,我拥有更高的权力,占更主导的地位。如果在和犯罪人员的交谈交往过程中出现令我不愉快的事,我可以选择离开,犯罪分子也会非常小心地对待我。偷来的艺术品难以出手,他们对待买家总是非常客气,如果好不容易出现的买方不再继续合作,拒绝支付钱的话,他们便挣不到钱,所以让自己处于权力和财富的位置上,这才是安全的保障。

  在任何谈判周旋中,最有力的武器就是你能够走开的能力和耐心,很多时候,当我走开,犯罪人员都会把我叫回来,很少出现劫财害命的状态。确有人想杀掉我,但并非因为钱的原因,而通常出于把我认作卧底的原因。曾经,我安排一个同伴去法国鉴定一件被盗画作,做交易时,法国警方安排了一个追捕行动,他们不小心透露出我的那个同伴的后台,即我就是警察,也就是卧底,因此这个犯罪团伙想派人把我杀掉。但是,我转弯抹角地又骗了他们,以至于他们没有发现我其实就是卧底,然后,他们又做了更多违法生意,最后还是遭到了逮捕。

  每位警察每天都必须面对危险,我有三个孩子,当最小的孩子长到上学的年纪,每个小孩都要上不同的学校,学习不同的课程,家里还有一堆家务要做,我太太说过:“我当然担心他,也会关心FBI的事,但是我也很忙啊!我哪里天天管得到他!”

  北京故宫的安保可以做得更好

  艺术评论:你曾经破获过宾夕法尼亚考古学人类学博物馆的慈禧太后水晶球失窃案?

  罗伯特·惠特曼:慈禧太后的水晶球重25公斤,1930年代起在美国的宾夕法尼亚考古学人类学博物馆展出,1988年被盗,2005年被我们追回,仅仅寻找线索就花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终于获得线索的时候,那个被告拉里说把这个水晶球送给了家里打扫的阿姨,我问,为什么你要送给那个清洁工?他回答,因为那个清洁工很漂亮,而且是一个巫师。我说,那希望她是一个好的女巫。当我们找到那个清洁工时,发现她把水晶球放在卧室里的梳妆台上,上面“戴”着她男朋友的棒球帽。那个水晶球价值50万美元,是世界上第二大水晶球,如此完美,能够倒映出人影,它就这么在一个人的梳妆台上放着。

  支撑水晶球的波浪形座架,是一位日本艺术家作品,也被偷盗了,不过是另一拨窃贼。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行动的,博物馆有很完善的保安系统,但是案件发生之际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恰好在进行翻修,保安系统处于一会儿开一会儿关的状态。

  我想,应该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生偷走了这个水晶球,起初只是和同学开了一个玩笑,为了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偷回来之后发现水晶球太重了,又随手处理了。我上个星期去故宫参观,得以进入慈禧皇太后的卧室,看到了水晶球原来所在之处,十分有意思。

  艺术评论:你还经手过别的与中国有关的古董盗窃案吗?

  罗伯特·惠特曼:那就属赛珍珠的手稿《大地》(GOOD EARTH)了,小说写于1930年代,是西方第一本关于中国农村的小说,在西方引起很大的轰动,对西方人而言是打开了中国农村生活的窗口,此书还被改编成电影,获得了普利策奖。这个手稿就是赛珍珠当时在农村写就的那个手稿,1950年时就遗失了,后来查证,其实是被赛珍珠当时的秘书偷走的,秘书的初衷是想保护手稿才偷偷拿走。秘书过世之后,其女,在家中的阁楼里找到了手稿,并试图把它卖到拍卖行里去,当时接手的拍卖行工作人员感觉手稿来源有蹊跷,于是就报了案。经过FBI调查之后就破了案,并把这份手稿归还于赛珍珠基金会。

  艺术评论:对于盗窃疑云频发的故宫,安保方面有没有什么建议?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安保措施有什么看法?

  罗伯特·惠特曼:故宫的安保有很多方面可以做得更佳,但我不能向公众透露太多细节,否则同样会引来贼的注意。

  对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从我看到的各方面来说,保安的电子监控系统不错,防偷盗的反应系统也不错。但我对于保安的人员、程序,这些并不清楚,我也没有阅读到具体的保安条例、流程。安保分三个主要部分,第一是电子监控系统,第二是保安的人员、团队,第三个主要部分是安检和安全通过反应措施流程,每一个保安人员都要遵守这样一个流程,这样才能保证博物馆藏品的安全系统的保安性。

  【 链接 】

  全球历年失踪名画

  1969年10月,两名盗贼闯进意大利巴勒莫一家教堂,偷走悬挂在教堂内的卡拉瓦乔名画《圣方济各、圣劳伦斯与耶稣诞生》,为了方便起见,他们用界纸刀直接把画切出来,弃画框而去。

  1990年3月,位于美国波士顿的伊莎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博物馆,猖狂的盗贼在差不多一个半小时里掠走了总价值3亿美元世界级名画,其中包括荷兰大师弗梅尔的《音乐会》、伦勃朗的《加利利海上的风暴》等12幅传世之作。

  1999年12月31日,一名窃贼潜入位于英国牛津的艾希莫林博物馆,偷走了一幅塞尚的画《瓦兹河畔欧韦的风景》。警方透露,窃贼是通过天窗进入博物馆的。

  2003年8月27日,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画家达·芬奇的《圣母玛利亚与亚恩温德》在苏格兰一座城堡被盗。

  2003年12月7日凌晨,两名盗贼翻过屋顶潜入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凡·高博物馆,偷走了凡·高的两幅名画《斯海弗宁恩海滩》和《离开尼厄嫩教堂》。

  2004年8月22日,两名蒙面匪徒持枪闯入位于挪威首都奥斯陆的著名画家爱德华·蒙克博物馆,被盗的名画包括被誉为世界经典绘画巨作的《呐喊》和蒙克的另一幅画作《麦当娜》。

  2011年10月26日,古代大师扬·勃鲁盖尔二世(Jan Brueghel II)油画,从巴黎一家画廊被盗。

    相关热词搜索:罗伯特·惠特曼 艺术犯罪

上一篇:要文物回流,不要“国宝”炒作
下一篇:不是每一件流失文物都是“国宝”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559874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