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天价国宝回流的那些事儿
2014-04-10 09:46:28   来源:北京日报   点击:

一件3000多年前的青铜器,牵动了几亿华人的心。北京时间3月20日凌晨(纽约时间3月19日下午2点),湖南收藏家群体与纽约佳士得洽购成功,漂泊海外多年的大型青铜器皿方罍(léi)器身终于要回归故里了,并将与湖南省博物馆藏的器盖实现“合璧”。

天价国宝回流的那些事儿
皿方罍器盖
天价国宝回流的那些事儿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天价国宝回流的那些事儿
现藏于保利艺术博物馆的圆明园猪首铜像。

    一件3000多年前的青铜器,牵动了几亿华人的心。北京时间3月20日凌晨(纽约时间3月19日下午2点),湖南收藏家群体与纽约佳士得洽购成功,漂泊海外多年的大型青铜器皿方罍(léi)器身终于要回归故里了,并将与湖南省博物馆藏的器盖实现“合璧”。

  这个注定成为2014年文物回流大事件之一的消息,尽管已经尘埃落定,然而,关于皿方罍的讨论还在继续。一片“点赞”中,偶尔也夹杂着网友的不理解:“花那么多钱买破铜烂铁,值得吗?”如果把时间往前推,人们会发现,似乎每一次大手笔的“国宝”回流,都会听到类似的声音:回流“国宝”,到底何以“天价”?

  可与四羊方尊

  媲美的皿方罍

  3月的纽约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吸引华人的脚步和目光。纽约时间3月14日,佳士得拍卖预展的第一天,青铜器鉴定专家贾文忠到了纽约。让他惊讶的是,酒店里住的、餐厅里吃饭的,到处都是华人,大街上走几步就能碰到熟人,还都是同行。用他的话说,华人“海了去了”,“光我知道的北京古玩界的人就有百十号都来了”。

  仿佛全世界的华人收藏家不约而同地聚到了纽约,这个“聚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皿方罍。有人跃跃欲试想要竞买,有人想一睹国宝真容,也有人只是好奇这件“方罍之王”到底能拍多少钱。而当湖南省博物馆致佳士得的函在网上被披露后,所有人都开始关心一个问题—2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4亿元)能将皿方罍带回家吗?

  3月19日下午2点,距离皿方罍原定的拍卖时间只剩21个小时,洽购成功了,价格却秘而不宣。强烈的喜悦和好奇把华人的情绪推向了高潮,微博、微信上的祝贺和对价格的猜测纷至沓来,最夸张的说法是成交价超过10亿元人民币。不过,收藏家朱绍良认为:“这种说法有点天方夜谭,不可能超过10亿元人民币。”据他透露,圈子里比较靠谱的估计是1亿元至2亿元人民币。即便如此,皿方罍也足以被网友贴上“天价国宝”的标签了。事实上,在占据主流的肯定和鼓掌中,确实也有网友质疑“天价”买回皿方罍的意义。

  为皿方罍回国奔波了四个多月并参与洽购的“艺术长沙”发起人谭国斌对此很无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之前做很多事情都要保密,真正懂青铜器的人毕竟是少数。”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季涛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业内人士才会去看这个青铜器多么稀有,更多的人只是看热闹、看故事,毕竟青铜器的历史太久远了,知识普及得还不够。”

  的确,在皿方罍成为大众话题之前,很多人甚至不知道“罍”这个字的读音。让人有点陌生的罍,是古时的一种大型盛酒器和礼器。青铜罍在历史上出现的时间较为短暂,而方罍更是稀少。此次即将归国的皿方罍,则被文物界公认为我国商周青铜器鼎盛时期的代表之作,也是迄今为止出土的方罍中最大、最精美的一件,享有“方罍之王”的美誉。

  在贾文忠看来,这件属于皿氏家族、器身高63.6厘米、通高84.8厘米的青铜器,绝对可以跻身中国青铜器的前十位。“它的制作工艺太漂亮了,如果成交价真是2000万美元,一点都不算多!”青铜器专家、湖南省博物馆前馆长熊传薪,用一个通俗的比方阐释了皿方罍的价值:“虽然不能和后母戊鼎相比,但与四羊方尊媲美没问题。”现存于国家博物馆的四羊方尊,同样出土于湖南,是现存商代青铜方尊之中体型最大的。

  让专家们相信皿方罍此次成交没有买贵的另一个原因,是青铜器在艺术品市场中长期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人们常常听到“金石书画”的说法,其中排在首位的“金”就是被看作“国之重器”的青铜器。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历史上代表权力和威望的青铜器,现如今在艺术品市场并不显山露水:黄庭坚的书法《砥柱铭》2010年就拍到了4.368亿元,前天亮相香港苏富比春拍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最终以2.8124亿港元成交,而青铜器此前的最高拍卖纪录还是皿方罍2001年创下的924.6万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不到8000万元。“青铜器本来就稀少,皿方罍又是一件流传有序的东西,而且还有"合璧"的意义,相对其他类型的艺术品而言,应该更珍贵一些。”易极拍卖研究院院长王凤海说。

  贴上“爱国”标签的炒作?

  历史悠久、器型硕大、造型夸张、工艺精美,再加上漂泊的传奇故事,期待的“合璧”佳话,皿方罍的“天价”回归似乎有充分的理由。然而,并非所有的回流“国宝”都如此。

  最近一次陷入争议漩涡的“国宝”,是今年秋季即将归国的7根圆明园大理石柱子。根据挪威KODE博物馆与中国商人黄怒波的协议,7根石柱将于今年9月回到中国,条件是黄怒波向这家博物馆捐资1000万挪威克朗(约合1000多万元人民币)。尽管黄怒波一再强调“这笔钱并非购买文物的价款”,但仍然有不少人认为这是“交易”,而非“捐赠”。随后,黄怒波坚持将回归的石柱放在北大而非圆明园的行为,惹来了更多质疑其炒作的声音。

  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就是其中之一。据他介绍,7根石柱应属于养雀笼、谐奇趣、海晏堂和远瀛观等西洋建筑外侧镂空扶手之间的石刻构件。值得注意的是,跟7根石柱几乎一模一样的石刻构件,无论是在苏州、天津等内地城市,还是在圆明园遗址,都有一定数量的存世,仅圆明园遗址就有六七十根。“从艺术价值看,7根石柱代表了清代乾隆时期石雕的最高水准,但文物价值就不好说了,我们都讲物以稀为贵嘛。”刘阳说,“你说1000万元人民币值吗?从商业目的以及目前达到的传播效果来看,应该是很值得的。”

  石柱并非个案,近年来关于天价回流“国宝”的争议似乎从未消停过。以逾5000万元拍出的苏轼手迹《功甫帖》,自去年12月中旬起就身陷真伪争论,至今仍无定论;去年10月,一只被称为海外回流的明成化青花缠枝秋葵纹宫盌(wn)在香港苏富比大拍中以1亿多港元的天价成交,不久却被业内人士质疑为赝品;同样在香港苏富比以2.1亿港元成交的一尊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被称为“绝无仅有的中华国宝”,却随即被专家指出2006年就有一款类似的佛像以1.166亿港元成交。

  而其中最为大众所知的,莫过于去年法国皮诺家族“归还”中国的鼠首和兔首铜像。这两件“国宝”曾在2009年拍出每件1400万欧元的“事实价格”,最终却以成功竞拍者拒绝付款的闹剧结束。一朝回归,大众欢呼雀跃,民族情感似乎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可在文物收藏界,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

  王凤海清楚地记得,1985年,马首、牛首、虎首铜像在美国的交易价格仅为每件1500美元;从1987年至1989年,这三件兽首以及猴首相继出现在纽约和伦敦的拍卖会上,当时最高成交价是马首,但也仅为25万美元;2000年,保利集团从香港买下牛首、猴首和虎首时,共花费了3000多万港元。如今,兽首却被看作了每件价值1400万欧元的“国宝”。“本来就是几千美元的东西,拍到几千万欧元,实际上就是贴着爱国主义、民族自尊心之类的标签人为炒作的。”王凤海甚至直接把兽首叫做“圆明园的水龙头”,“如果这几个水龙头只是几千美金拿回来,怎么可能引来这么多的关注?”

  事实上,去年鼠首和兔首被捐赠回国后,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虽然兽首“具有历史价值和特别的社会意义”,但“社会将其称为"国宝"欠妥”。他同时还指出,在近几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海外回流”已经成为一种商业手段。而在国际市场上,面对流失文物出现的不理智行为,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圆明园兽首。

  在王凤海看来,兽首与皿方罍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这不仅是指文物价值,还有流失海外的途径:“皿方罍是怎么流失海外的,并没有明确的证据,可兽首很明确就是战争中被掠夺的。所以,买回皿方罍我支持,但从一开始我就坚持,兽首应通过外交途径追回,它根本不应该上拍场,更不应该在拍场上被炒出那样的天价。”

    相关热词搜索:国宝 天价 收藏

上一篇:伊朗称从美收回350件文物:以研究名义出借3万件
下一篇:颠沛至旅顺的新疆文物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559874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