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寿寺十八罗汉头像海外回归纪实
2013-01-15 15:55:18   来源:互联网    点击:

天下人各有寿,人皆期寿,冥冥中又有“神灵”在此方普渡众生以寿,这资寿寺诚不愧佛家之“民心工程”。延年益寿,古今人同此心,故四海香客游客常常接踵而至。

                     
                                    千年古刹资寿寺,以“资群生于寿域”而得名,而誉世,而香火不断。
  天下人各有寿,人皆期寿,冥冥中又有“神灵”在此方普渡众生以寿,这资寿寺诚不愧佛家之“民心工程”。延年益寿,古今人同此心,故四海香客游客常常接踵而至。
  寺内十八罗汉,乃比丘之得道者,其多姿多态、生动如常人的彩塑与其它寺庙内之罗汉虽似相同,却十八尊头像失而复得、能身首重聚之灵之奇,可谓唯此唯此。
  王家大院与资寿寺近在咫尺,手足亲和,为满足广大游客之愿望,这里特选《解放日报》记者朱鸿召博士一九九九年三月撰写的《十八罗汉头像回归记》一文发表,期以更多的旅游爱好者对资寿寺进一步了解。山西省灵石县资寿寺内18尊罗汉头像被盗后,流落海外5年之久,台湾商人陈永泰先生购回收藏,近日通过两岸有关方面努力,无偿捐赠归晋,此举惊动海峡两岸。本报记者追踪采访,探得其中。
  罗汉头像子夜被盗
  1993年12月26日凌晨,薄薄的晨曦透过窗棂映着点点的烛光,资寿寺里67岁的更夫赵尚荣老人来到三大士殿,他忽然发现殿堂里往日守护在三大士身边的16尊罗汉和2尊童子的头像不见了。老人眼睛早有些老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胆怯地走近一点,定神看看:可了不得啦,寺院昨晚被盗了!
  资寿寺位于山西省灵石县城东10公里的苏溪村。寺院坐北朝南,东临绵山,西傍汾河,古树苍桑,风景壮丽。该寺创建于唐懿宗咸通十一年(公元870年),重修于宋,金末遭毁,元泰定三年(公元1326年)重建。元末又毁,明代又一次大规模重修整建,规模宏敞,布局完整,塑像壁画分置其中。寺院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前后两院,主要建筑有天王殿、雷音殿、罗汉殿、地藏殿、药师殿、二郎殿等15个殿堂,结构奇巧,屋檐翠飞,雕梁画栋,碧瓦凌空,屋顶三彩琉璃制作精良。各殿堂塑像共100余尊,以菩萨和罗汉塑工最佳。其中三大士殿中的十六罗汉和两童子18尊全身佛像,造型各异,栩栩如生,有的怒目而视,有的面目和善,有的挖耳畅笑,有的缩脚盘腿……形体秀美,姿态生动,衣饰图案,豪华多端,它继承了宋、辽、金、元彩塑的优良传统,表现出高度的写实风格,是我国现存明代彩塑中的珍品,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1986年资寿寺被列为山西省第二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灵石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立即赶赴现场。三大士殿内一片萧杀,18尊罗汉有身无头伫立着,仿佛在哭泣,在控诉,其状惨不忍睹。据现场勘察分析,作案歹徒是越墙入寺,撬门进殿的,其作案技术并不高明,罗汉头是被锯子割下来的。割裂处恰好在泥塑颈部连接罗汉头和身躯之间的方木棍上,可见这伙歹徒是有备而来,并且对情况相当熟悉。
  犯罪凶手在行动
  时隔两年后,曾经猖獗一时的4名歹徒李全才、孙顺才、程永生、谷红文全部被缉拿归案。据山西省襄汾县公安局保存的案件卷宗记录,李、孙、程为襄汾县赵康镇北柴村人,谷是襄汾县曹家庄乡盘道村人。他们是盗窃文物的老手,此前曾合伙盗窃过临汾附近的姑射山旁一个庙里的佛像头,此后又参与盗窃运城司马光文物管理所中保存的11尊佛像。在金钱的利诱下,这些家伙置国家保护文物古迹的法律法令于不顾,肆无忌惮地进行文物盗窃活动。
  资寿寺案以李全才为主谋。案发前几天,李到同村的孙顺才家闲逛,正好程永生也在。他们翻看一本旅游手册,见其中介绍灵石县资寿寺明代彩塑,便心生歹意,商量着要去看看。两天后,李乘火车,经临汾、洪洞到灵石。将资寿寺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后,回到赵康镇,他径直来到孙顺才家,并叫来程永生。三人一起密谋,决定再次启用曹家庄谷红文和他的货车。
  12月25 日一早,谷红文如约开车到赵康镇孙家,李、程、孙一起上车,向灵石进发。临出发时,孙从家中拿出一把钢锯和几个编织袋子。一路上,他们几次下车,光天化日之下偷拔别人地里的萝卜,说是准备路上解渴之用。挨到午夜时分,他们将车子开到资寿寺外的树林子边停下。谷红文留在车上守望,李等三人绕到寺院西墙,按照李的指挥,搭成人梯,翻越围墙,钻进寺院。程永生用铁杵撬开门锁,昏暗的月夜下, 3 名歹徒向国宝伸出了黑手。
  且慢,当这伙歹徒手持凶器冲进幽暗的三大士殿后,面对着一尊尊怒目而视的罗汉,做贼心虚的歹徒们吓退了。他们也怕有报应,一个个在三大士面前诚惶诚恐地磕头作揖,乞求神灵保佑。
  等他们从莆团上爬起来,一个个都像红了眼睛的恶魔,疯狂地扑向国宝。三个家伙轮流执锯,将16尊罗汉和2尊童子彩塑泥像从颈部锯断,然后分别装进三只编织袋中。前后大约一个多小时,18尊佛像,18尊国宝就惨遭毒手,毁于一旦。
  他们每人背着一只编织袋,再越墙而逃。匆匆爬上车子,谷红文马上踩动油门,开车绕道,一口气跑出灵石县境后,才找个僻静的地方,将三只装有罗汉头像的编织袋下边垫上草,上边用萝卜堆盖好,直奔广州。12月28日傍晚,汽车停在广州云天楼下。住进房间后,他们马了联系文物走私犯林瑞荣。第二天,18尊罗汉总共以15000元人民币脱手。回到家里分赃,谷红文得10000元,孙顺才得2000元,李全才、程永生各得1500元。
  捉拿歹徒孙顺才
  沧海茫茫,线索了无。几个月过去了,资寿寺18罗汉头像被盗案侦破工作毫无进展。
  1994年4月底的一天,襄汾县公安局副局长郭武奎走亲戚到曹家庄。无意间听说该庄谷红文几次帮人开车运货跑广东,多年从事刑警工作的老公安心里一动。他很快通过有关方面,查询到谷的户籍档案,发现可疑。正在此时,被称为94文物被盗第一大案的“五?二”运城司马光文管所被盗案发生,江泽民总书记批示要严厉查办。襄汾县公安局传讯谷红文,谷投案自首,交待参与盗窃运送资寿寺18罗汉头像大体经过。
  根据谷交待和事实调查,襄汾县公安局报告山西省公安厅,发出立即追捕资寿寺案盗窃嫌疑人李全才、孙顺才、程永生的通缉令。但狡猾的歹徒们早已逃离了赵康镇。
  警惕的触角织成一张天罗地网,疏而不漏,严不可犯。6月21日,有群众反映说孙顺才骑摩托车摔伤住院。县公安局刑事侦探科马上追到孙所住医院,经查询却没有名叫孙顺才的病人。有个摔伤病人看过急诊就走了,但面貌特征却像孙顺才。孙改名换姓了。刑侦科判断他不会跑很远。果然,便衣警察发现孙的岳父母近日有些异常,老两口总是轮流坐在门口的小凳上,神情张惶。趁着县计划生育检查工作之际,公安人员进到房里。大白天,床上躺着一个青年汉子,几经查问,他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实际正是隐姓埋名,受伤养伤的孙顺才。
  掀开被单,缉拿归案,经审讯,孙供认不讳。
  追捕主谋李全才
  谷红文、孙顺才先后归案,主谋李全才惶惶若惊弓之鸟,丧家之犬,四处逃窜。他逃经山西侯马,河南濮阳,居不遐暖,食不安席。
  1995年2月10日,山海关火车站民警在春运拥挤的客流中发现一个行踪可疑的人,仔细观察,形貌近似山西省公安厅通缉全国的李全才。机智的值班民警立即将该人带进办公室,几经查问,发现其身份证有假。即刻到另外一间房里电话联系,襄汾县公安局初步确认后,马上派人奔赴山海关。当场提讯,原来正是企图往东北逃窜的嫌犯李全才.同年10月,已经租房移住新绛县的程永生,被我公安局人员跟踪追击,在其与家人交换物品半途中,落入法网。至此,偷盗资寿寺18罗汉头像的4名犯罪嫌疑人和参与偷卖走私的林瑞荣等人,全部缉拿归案。
  1998年1月19日,临汾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宣判,依法判处罪犯李全才盗窃、盗卖文物罪无期徒刑,孙顺才有期徒刑18年,程永生、林瑞荣有期徒刑各8年,谷红文有期徒刑7年。
  台商有缘得国宝
  罪犯被捉拿归案了,但18尊罗汉头像却早在1993年12月28日,经广东文物走私犯林瑞荣等人转手,全部流落境外。
  1996 年春节期间,台湾震旦集团一位职员禀报集团董事长陈永泰先生,岛上现有一批来自大陆的泥塑头像寻找买主。儒雅好古的陈先生希望先看看货色。震旦集团是台湾百家大财团之一,董事长陈永泰先生不仅事业有成,而且是位颇有声望的古董收藏家。他有不少私人收藏品,常常被台北故宫博物院借去办展。陈先生办事十分严谨,他收藏古玩也都有资料证明其年代和出版的。听说这批佛头来自山西,他打开由中国佛教协会1991年出版《山西佛教彩塑》图册,用照片逐个翻阅对照。经过仔细辨别,最后确认它们正是灵石县资寿寺的明代彩塑罗汉头像。这时候,有一个念头在陈先生脑际产生。他吩咐手下,都买下来!
  罗汉头像漂洋过海,在古董商人手中几经辗转,身价已经不知翻了多少倍。陈先生毅然下决心收留这些失散的国宝,尽管花了巨资,但当时他只买到16尊罗汉头像。
  1996年夏,陈先生从台北到上海投资发展,便向上海市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表示希望无偿捐还这批罗汉头像。上海市台办有关人员当即表示赞许,并很快与山西省取得联系,进一步证实这批罗汉头像的身份身世。不久,又派出专题调查小组,亲赴资寿寺录像、拍照、实地核实失盗情况。
  在海峡彼岸的陈先生对上海市台办的工作非常满意,当得知同时失盗的还有2尊童子头像时,他即刻表示将全力寻找。16尊罗汉偶遇,2尊童子难求。费尽周折,费尽精力,陈先生终于找人打听到2尊童子头像流落在东南亚某地的一位古董商人手中。这时陈先生决心全部收购资寿寺罗汉头像的新闻已传名遐尔,而古董商人也是奇货可居,要价甚高。陈先生不惜重金,收藏2尊童子头像。他笑着对自己的手下说:“既然做功德,那就求圆满吧!”
  无偿捐赠惊两岸
  为了早日实现让罗汉身首复原的心愿, 1997年6月3日,陈永泰先生致函台湾海基会,希望“惠予赐助,依循适当之途径,将此佛头送返原建塑地——山西省资寿寺”。同时并表示将承担捐还运输、保险的全数费用。
  在台湾,文物进岛容易出岛难。陈先生希望捐出的18尊罗汉头像,是明代文物,远远超过岛内一百年以上文物不准运出的禁令时限。好事多磨。
  同年7月3日,中国海协会致函海基会,从中斡旋,事隔一年,海基会在做出大量努力之后,正式复函海协会,“基于尊重国际规定与惯例,以及两岸共同保护中华文物之精神,原则同意该批文物运输捐还”。对于捐赠的具体安排,海基会表示愿意听取海协会意见。
  双方又几经磋商,今年3月15日海协会派出代表赴台湾,具体办理有关手续。25日,捐赠仪式正式在台湾举行,上海市台办和山西灵石县的代表接受了来之不易的佛头,而陈先生却意外地没有出席仪式。
  灵石县老百姓听到18尊罗汉头像即将归返故里的消息,奔走相告,表示要为功德无量的陈先生树碑。陈先生只是淡淡地说:我把这些罗汉头像捐回祖国大陆,让佛的身首合一,重新开光,是我对佛祖的一片虔诚之心,这不是钱币上的阿拉伯数字所能表达的。对这件事,我只求“圆满”,谈不上“无量”。
  飘零六载 完璧归赵
  1999年3月29日下午,春雨绵绵。被装在三只红杉木箱内的18尊佛头,已由台湾经香港运至上海。在严密的保安措施下,三只红杉木箱被小心翼翼地抬进一架波音737客机后货舱内,并专为它们腾出一块空地以防挤压。看到佛头确实安置妥当万无一失,负责接运安全一直不离左右的灵石县委宣传部长和公安巡警大队长才松了一口气。夜里10点半,飞机降落在太原郊区的武宿机场。省、地区、县各级领导百余人早已在此迎候。运送佛头的8辆车一字排开,在前后警车的护卫下,车辆徐徐开往灵石县城。
  3月30日,资寿寺前彩旗招展,锣鼓喧天,成百上千的群众像过节一样,喜气洋洋地迎接18尊罗汉头像的归来。据说村民们自打罗汉头像被盗就一直坚信它们会归来,也许上天给了他们这种启示,保佑佛头的安全,今天果然得以实现,真是天遂人愿。六位讲解员小姐穿上了最漂亮的衣服。一个小男孩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写道:“我叫柏文亮,是苏溪小学五年级学生。今天班里的37位同学都来了,都想一睹震惊世界的佛头光彩。我从小到这里上学就没有见过爷爷(指佛头),今天亲眼看到了,非常高兴!”在隆重的欢迎仪式上,灵石县县长耿彦波在简要回顾了佛头失而复得的经过后,对上海市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他特别强调:正是由于台湾爱国企业家陈永泰先生的无私捐献,才使国家的珍贵文物得以重新回归故里,他代表灵石县人民对陈永泰先生的爱国义举深表敬佩和感谢。并说,一定要尽快让佛头恢复昔日光彩,同时从中汲取教训,督促我们提高警惕,做好今后的文物保护工作。
  18尊罗汉头像被窃时的消息已在国内外传得沸沸扬扬,现在失而复得,而且又有陈先生慷慨捐还的生动感人事迹,于是再次引起轰动。新华社、中国新闻社、中央电视台、上海电视台、文汇报、台湾无线卫星电视台等30余家新闻单位的60余位记者参加了新闻发布会。资寿寺自此更为世人瞩目,名声远播海内外。
  民间雕塑家郭成保
  18尊佛头是回家了,可是由于被歹徒们用钢锯野蛮切割,一个个身首异处,颈部接茬参差不齐,惨不忍睹。如何衔接好茬口,使之完好如初,成了摆在面前的难题。当年颜料的配方早已失传,更何况历经数百年沧桑,罗汉表面漆的颜色也发生了变化,要想结合得天衣无缝谈何容易!
  当务之急是找到仍承袭祖业的雕塑工匠。结果还真在苏溪村找到了,此人叫郭成保,人称“神医”。其实并非由于他会号脉问诊,而是说他有股鬼机灵劲儿,脑瓜灵活,博闻强记,兴趣广泛,能写善画,口才亦好,也曾跟师傅学过雕塑。他为一些单位和娱乐城做人像雕塑,得到认可。王家大院开放后,历代祖先的雕塑,他也做过不少,成了远近闻名的“神人”。据家谱记载:郭成保为唐代著名将汾阳王郭子仪之后,到他这一支,成为一脉单传。郭子仪是平叛“安史之乱”的主要将领。他智勇双全,谋略过人。史载,天宝14年(公元755年)安禄山叛变,郭子仪时任灵武郡太守、朔方节度使,先率军东讨反贼安禄山,获胜后又破叛将史思明于河北。唐肃宗即位灵武,他因大功深受重用,出任兵部尚书(相当于国防部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相当于丞相)。可说集文武大权于一身,位极人臣。以后又数次联合回纥,打击扰边的吐蕃,收复了大量失地,对维护唐王朝的繁荣、安定和领土完整立下汗马功劳。作为其后人,应当说是颇为荣耀的。
  妙手回春安佛头
  领导和专家们把郭成保请来商议,经一番考察,在决定将修复任务交给他的同时,向他提出了许多相当苛刻的要求;望着大家充满期待的眼神,郭成保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此后,他终日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一门心思扑在修复佛头的任务上。他查阅有关维修雕塑的资料,小心翼翼地取出当年师傅传给他的那个道光年间彩绘资寿寺用过的颜料盒——里面还有剩余的颜料。他闭门在家枯坐,默默回忆师傅当年传授的技艺要领,结合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认真推敲即将操作的每个细节,找出可能出现失误的地方,不敢有丝毫的疏漏马虎;最后写出一份详尽的方案,包括颜料配方、各道工序流程,以及雕塑维修后的预想效果;他的方案获得通过。
  工作正式开始了,他小心翼翼地试着安了两个佛头,效果十分令人满意,成功了!这让他兴奋不已,一鼓作气干下去。由于多日思虑过度,他身心十分疲惫,眼膜充血;由于上火,牙床肿痛,疼得他吃不下饭,坐卧不宁。但他全然不顾,拼上命,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修复佛头上。他明白,他从事的工作后面寄托着多少领导和群众的期待!工程全部完工了,18座罗汉又栩栩如生地复现在人们眼前。他高兴得一口吃下5个梨,喝了半斤汾酒,那份香甜,只有他自己能体会到:那是成功后的巨大喜悦,是对人们认可他工作成就的幸福感。有人好奇地问他复原佛头的秘诀,他爽快地回答:“看眼神!”真是一语中的。让人想起晋大画家顾恺之“传神写照,尽在阿睹中”的精辟之语。
    相关热词搜索:十八罗汉 头像 海外

上一篇:顾恺之《女史箴图》逸闻
下一篇:山村教师打捞即将逝去的记忆 倾其所有办个人博物馆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559874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