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观土耳其的托普卡比王宫博物馆

蓝色的珍藏
2013-02-19 15:56:14   来源:美术报    点击:

1453年前的伊斯坦布尔曾长期作为拜占庭帝国的首都而存在,它的名字叫君士坦丁堡。当在中亚崛起的塞尔柱铁骑攻陷它之后,500多年的时间里,它成了庞大的奥斯曼帝国的首都。


  托宫里的青花瓷盘
  2人物纹青花大盘
  明代的达摩·苇渡江纹斗彩大盘
  明代的青花饰瓶
  明代的斗彩大罐
  被改装成奥斯曼风格的执壶
 
  1453年前的伊斯坦布尔曾长期作为拜占庭帝国的首都而存在,它的名字叫君士坦丁堡。当在中亚崛起的塞尔柱铁骑攻陷它之后,500多年的时间里,它成了庞大的奥斯曼帝国的首都。21岁的穆罕默德二世在攻占了这座昔日的废都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当然就是要为自己建造一个栖身之所,一座显示他权威的王宫。他选择了伊斯坦布尔地势最为险要的地方来建造了一座托普卡比宫。穆罕默德二世花了18年的时间来建造它,把它命名为“苏丹的城堡”,又名托普卡比宫,意思是“大炮之门”。它曾长期作为奥斯曼历代苏丹与皇室的居住地,也是奥斯曼的中央政府和行政中心所在,它三面环海,巍然立于易守难攻的险峻岬角上,雄视两洲,大有君临天下之势。
 
  穆罕默德二世最初建造的托普卡比王宫是一座木结构的宫殿,在一次大火之后改成砖石结构的建筑,以后又续建了近400年。在19世纪时迁往新建的多马巴切宫,因此托普卡比又称“旧王宫”。与罗可可风格以独栋建筑为主的多马巴切宫不同的是,托普卡比宫实际上是一组宫殿群,它与中国式宫殿最大的区别就是没有中国皇宫那种四平八稳的中心轴对称式的布局,也没有统一的标志色。它临海而建,从山坡上一直延伸到海滨,以四进宫殿和一进后宫组成了70万平方米的深深宫苑,显示着土耳其苏丹的权威,宫中万物尽有,俨然自成一国。宫里面的装饰穷奢极侈,金碧辉煌,很多宫室都以名贵的石材铺地作柱,连墙壁、门户和吊灯都饰以黄金,加上穹窿形的屋顶,入室后金丝帐幔披拂,俨然身处毡庐,着尽豪华。
 
  托普卡比宫从穆罕默德二世开始,直到阿伯都麦齐德苏丹迁址于多马巴切新王宫为止,一共被使用了380年。新宫启用,旧宫便被渐而荒废,一直到1923年土耳其发生革命,封建的奥斯曼王朝被推翻,土耳其共和国成立,托普卡比宫才在次年被改为博物馆而对外开放,宫中的一批旧藏才重见天日,从而成为全球藏品最丰富最精良的王宫博物馆之一。
 
  然而对我来说,整座宫殿最为吸引人之处却是苏丹的御厨房,因为那里是很多精美的中国瓷器的陈列馆。以一般人的设想,厨房的地位似乎卑微,不足以道,但托普卡比的厨房却是不可小觑,它占地极广,从宫中最重要的巴布胡玛运大门的右侧沿着宽阔的御庭一直延伸到远处,房顶上耸立着10个圆拱形的顶和10座尖顶的烟囱,一眼就能辨识。作为游牧民族的土耳其人来说,他们的饮食习俗与中国有所不同,这个御厨房每天要为数千人供应两顿饮食,所耗的食料数以吨计。因此御厨房的承担极为繁重复杂,里面的分工也极细,专门有类似中国的“光禄寺”官员负责。御厨房的墙上悬挂有苏丹大宴群臣的画面,画着宫中的众大臣正围坐在一张张圆桌边,大家伸手到桌上的大盘中取食,也有用匙从大盆中勺汤喝的画面,想必这是远古的游牧部落孓遗的大家族群食习俗。原以为土耳其人既是游牧民族,必定是坐不安席,茹毛饮血,生吞活剥,吃饭时用手抓巨骨撕咬,然而到这里才知他们一直保持着聚族而食的习惯。由于就餐者众,又都是天皇贵胄,许多人共进一道菜,所以苏丹的御厨房里美食美器,全是硕大的器物,这些食具又是中国瓷器,器物之精美,器形之巨大,收藏之丰令人吃惊,能够在这万里之遥的他乡异域看到在中国也绝难看到的稀世珍宝,实属意外。
 
  托普卡比宫里的瓷器珍藏近2万件,这一数量是世界上除中国本土之外的最大收藏,也是世界上瓷器品质最高、数量最众的收藏之一。这些收藏主要是青瓷和青花瓷,也有相当数量的色釉和彩绘瓷,还有少量的西洋和日本瓷器。宫中所藏中国瓷器的年代相当古久,从奥斯曼帝国立国之前就有,直至奥斯曼帝国的瓦解为止,历经中国的元、明、清三朝,时间跨度达600年。这些瓷器并非是在奥斯曼帝国境内生产的,而是由中国的瓷器窑场特意为中、近东地区而加工生产的。与中国普遍可见的瓷器相比,托普卡比宫里的这些器形极为巨大,其中竟有一些直径40到60厘米的青花巨盘,高达70多厘米的元青花八棱葫芦巨瓶和龙泉窑巨瓶也赫然在列。这些大器已经达到了工艺烧造的极限,即使在中国也很难觅见得到,它们满足了突厥人围坐共器而食的习俗,也满足了宫廷盛宴烹全羊全牛的需求。以托宫收藏的中国瓷器来看,它应属世界顶级的瓷器收藏馆,超过了瑞典、伊朗和叙利亚等国的藏品。
 
  昔日的御厨房其实就是大宴群臣的餐厅,那些屡屡深入到中国西北来掠边的突厥枭雄的后代们,就曾坐在这处金碧辉煌的殿堂里饕食餮饮,嚼骨咀肉。苏丹的御膳房则别在一室,里面的装潢更为豪华,器皿更为讲究,为了促进食欲,房屋四周的墙上还绘有许多瓜果。时光流逝,威震中、西亚的英雄们早已变成了挂在墙上的画像,只留下他们当年用过的豪华餐具还在令世人惊羡,一只只在玻璃柜里闪烁着玉石般的光泽。这批瓷器中的元、明青花图案上都有明显的苏麻泥青的原料,在青蓝色的花纹中夹有深黑色的斑点,细细看去有如洇化自如的水墨痕迹,这是典型的进口青花钴料。元代的青花瓷器上有这些钴料,但一直不知从何处进口?而明代的钴料则是从南洋进口,已经标明了叫苏麻泥青,到了明代中期,朝廷实行海禁,不许片帆出海,断了苏麻泥青的进口渠道,从此这种美丽的蓝色便成为瓷器的绝响,明中期后的青花器上再难觅到它的踪影。
 
  在瓷器中,最难烧造的莫过于大器,因为倘若胚胎过大它的自重就会压塌器物自身,在烧造过程中,高温使瓷胚呈半融熔状态时也会使过大的器物变形坍塌。在国际市场上,哪怕是30厘米的瓷盘已经被称为是大器,视为拱璧,更遑论是60-70厘米的巨器,其价值已经无与伦比。宫中的这些珍藏中,有些盘和罐上的图案都画得密密满满,从器口一直延伸到器足,甚至器口里还有内花,这是典型的元代青花的“五重花”形式。而明中期后的青花图案则风格疏朗,俊逸自如,还有“鱼戏水藻”、“麒麟”和“松下儒士”这一类图案,一看就知是中国题材。不过,奥斯曼并不是中国,他们信奉的是伊斯兰教,是禁止描绘任何偶像的,为了符合他们的需求,他们也会特意要求中国的工匠为他们加工定制绘有伊斯兰教花卉图案的瓷器,有的瓷器上还书写上了阿拉伯文字或《古兰经》的经文,使之更具伊斯兰化。这些瓷器可能并非是由奥斯曼帝国直接从中国进口的,而是从同中国有贸易关系的阿拉伯商人或其他国家转口,甚至是作为战利品或贡品而获得的。在托普卡比宫中,有这一类伊斯兰图案和阿拉伯文字的瓷器的数量并不在少数,它们和那批中国式图案的瓷器在一起被奥斯曼的苏丹们视为珍宝而使用。
 
  宫中还有一些瓷器的底部用墨汁书写着阿拉伯文字,一只写着“烤鸡肉串”,另一只则写着“柑橘”,标明了这些容器的功能,宫中有一份档案还以附注的方式标明了各种不同瓷器的用途,还有一些则在器物的底部写着此器物主人的名字,足见他们对此瓷器的珍爱。这些都是迥异于中国的做法。(江苏镇江市作协主席、画家 王川)
    相关热词搜索:瓷瓶 王宫 拜占庭

上一篇:寻找大明王朝兴衰的蛛丝马迹
下一篇:索菲亚·罗兰赠珠宝给上影博物馆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559874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