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元青花瓷的异域主人
2013-05-31 16:54:30   来源:中国网   点击:

一说到元青花瓷,就绕不开被誉为“断代标准器”的一对陈列在大英博物馆的“青花云龙象耳大瓶”(大卫对瓶)。它们原摆放在北京智化寺的祭台上,民国初年被卖到海外,由苏格兰人埃尔芬斯冬和英裔新西兰人罗素分别收藏。




维多利亚女王



埃约翰



埃茅
 

  一说到元青花瓷,就绕不开被誉为“断代标准器”的一对陈列在大英博物馆的“青花云龙象耳大瓶”(大卫对瓶)。它们原摆放在北京智化寺的祭台上,民国初年被卖到海外,由苏格兰人埃尔芬斯冬和英裔新西兰人罗素分别收藏。英国收藏家大卫(有译作大维德或戴维德)花了八年时间,才从两人手中分别得到。其中一只瓶曾经的主人埃尔芬斯冬,其家族的故事,也如那只元青花瓷瓶般充满传奇。

  女王意乱 勋爵情迷

  人称“老埃”的茅茨图华特·威廉·埃尔芬斯冬(Mountstuart William Elphinstone)生于1871年,排行老四。他无爵无官,只醉心于东方瓷器和肖像摄影。埃氏家族是苏格兰最古老的贵族后裔中的一脉。老埃之父是世袭的第15世埃氏苏格兰勋爵,曾在英国国会上议院稳坐第二把交椅,前后近十年。

  老埃的叔祖埃约翰是第13世埃氏勋爵,他与女王的故事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1837年,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两个女人尚年幼:叶赫那拉·杏贞(慈禧)两岁,维多利亚年仅18岁。而30岁的埃约翰已当了五年皇家骑兵近卫团长,并两次被老国王授予骑士封号。女王即位后不久,埃约翰被突然调往英属印度,接下英国东印度公司总裁的肥缺。东印度公司恶名昭彰,曾大量向中国倾销鸦片。据说,他的调职是为消弭正流传于英国上流社会的谣言——被尊为“大英帝国第一处女”的女王陛下,已疯狂地迷恋上这个潇洒英俊的苏格兰中年贵族。

  三年后,中国泣对屈辱,英国喜迎荣耀。1840年2月,21岁的女王下嫁小她三个月的表弟阿尔伯特。野史称,埃约翰深信小女王不是移情别恋,而是沦为政治婚姻的祭品。的确,阿尔伯特王子来自德意志南部的小小公国,那也是维多利亚母亲(阿尔伯特的姑姑)的故乡。1840年6月,“鸦片战争”开战。

  1842年,英国的两场亚洲“第一次战争”结局迥异。年初,五千名英印兵被阿富汗土王的乌合之众杀得片甲不留,输了“第一次英国—阿富汗战争”。年中,近两万英印兵仅以530人伤亡的代价,赢了“第一次鸦片战争”,迫使清朝签下第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南京条约》。当时,在阿富汗的英印军司令就是埃约翰的堂兄埃威廉少将。身经百战的埃少将曾与拿破仑的法军大战欧陆,却在喀布尔全军覆没。他年届花甲,被俘数月后死于土人手中。同年,埃约翰从他掌管了五年的东印度公司辞职,之后游历亚洲,曾到克什米尔探险。

  但是,女王并未忘记他。11年后,埃约翰被委任为孟买地方总督,成为英属印度殖民地中权势熏天的三巨头之一。他多次镇压印度人民起义,为英帝国海外殖民扩张立下汗马功劳。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后,被维多利亚女王赏领地、加爵位、封骑士、授勋章。但他却终身未娶,53岁时孤独地死在伦敦圣詹姆斯区国王街的家中。从那里,能够时时望见王旗招展的白金汉宫。市井风传,他一直惦记着那位娶不回家的意中人。正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次年,女王丈夫去世,她之后寡居40年,一直身着黑色服饰,不曾出席任何娱乐性活动。

  “欧洲的祖母”维多利亚不仅留给了英国人至今怀念不已的“荣耀的维多利亚时代”,还有可怖的“血友病诅咒”。她的三个幼子皆患此病,因出血不止而早夭。女王育有九个孩子,随着她的女儿们嫁到欧洲各国王室,许多孙辈们也患上血友病,故被称为“皇室病”。印度教僧人们坚信,那就是英国殖民者滥杀无辜的报应。

  教育平民 圣雄敬仰

  埃约翰之叔“埃茅”名气更响,老埃和他这位赫赫有名的曾叔祖同名。埃茅出生于1779年,其父是第11世埃氏勋爵,曾担任苏格兰首都爱丁堡城堡的总督兼要塞司令。埃茅的叔叔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董事,安排埃茅在17岁时前往印度。他满怀兴趣地系统学习了印度的历史、宗教和文化,并掌握多种印度方言和波斯语。在担任威灵顿总督秘书时期,他深受赏识。威灵顿回国后,率英军在滑铁卢打败拿破仑时,埃茅正担任赴阿富汗王国特使,还曾跋涉到帕米尔的边缘,希望与戍边的清军建立联系。

  埃茅在40岁时被任命为孟买地方总督。印度的报纸写到:“脸庞消瘦的新总督来自苏格兰,他是第一个在孟买修建山顶别墅的英国人。他喜欢穿着用中国丝绸做成的衬衣坐在凉台的摇椅里,在印度洋吹来的柔和的西南风中,一面悠闲地喝着青花瓷碗里碧绿的中国茶,一面眺望蓝色的阿拉伯海上飘扬米字旗的船舰。”

  当时的清帝国如日中天,埃茅十分欣赏中华文化和国家管理体系,对行之有效的中国文官制度赞不绝口。他在西印度设置了英式文官系统,并编纂殖民地法典,牢牢巩固了帝国统治。英国人称他是“大英帝国的主要建筑师之一”,并在英国最神圣的圣保罗大教堂内为他立雕像。

  通过对东方的深入研究,他得出了十分前卫的结论:没有任何一种文明体系应当垄断和主导人们各自对于价值、兴趣、理想和信念的独立判断与热切追求。作为印度公立教育的开创者,面对铺天盖地的反对声浪,他坚持印度民众也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并反对简单地用欧式教育完全取代印度传统教育。1821年,他开办普那学院,主要教习梵文、科学和印度文学。以他名字命名的“埃尔芬斯冬学院”,现已成为孟买大学最古老的校区。

  埃茅回到英国后潜心研究和写作,多次婉拒新的官职和爵位,如印度帝国总督、北美殖民地总督和英国男爵的头衔。他在62岁时完成了鸿篇巨制《印度历史》,因此被尊为“印度的塔西佗”。塔西佗是古罗马最伟大的史学家,西方人常将塔西佗与司马迁相提并论。从殖民地高官转型为学富五车的学者,埃茅是唯一依然受到印度人敬重的殖民者。至今,印度仍有大量以他的姓氏命名的街道、桥梁、车站、港口和建筑物。印度历史研究委员会将他誉为“现代西部印度的缔造者”,国父圣雄甘地称赞他是“印度伟大的教育家”。

  去国十载 劫后重逢

  家族的显赫与祖先的荣耀并未给老埃收藏中国瓷器带来什么便利。当时,英国“东方陶瓷学会”代表着西方收藏和研究中国瓷器的最高水准。只有在艺术修为和收藏品位得到权威认可后,才能获准加入,许多收藏家梦寐以求成为其会员。老埃于1929年入会,先于大卫两年多。从1934年起,老埃出任“东方陶瓷学会”总干事长达十年之久。靠着手上的极品青花瓷收藏和对各博物馆的慷慨捐赠,他周旋在皇亲贵胄中间,谈瓷论器游刃有余。

  从肯辛顿宫的公主到白金汉宫的女王,无论是陈设瓷还是日用瓷,维多利亚一向偏爱中国青花瓷。青花的淡雅风格也成为那个时代的艺术特征之一,并影响至今。英人崇拜她,更甚于国人崇拜开疆拓土的汉武帝和独步古今的唐太宗。她所引领的一代风潮,随着英国殖民者的脚步,从英伦三岛传播到碧海蓝天的中美洲岛国、绿茵遍地的新西兰双屿、椰林摇曳的马来半岛以及黄沙滚滚的北非沙漠。无论是下午茶的茶具,还是宫廷盛宴上的餐具,中国瓷器一定必不可少。

  据档案记录,大卫以不便公开的价格,于1927年从老埃那里得到青花对瓶的一只。1935年,苏富比公司举行罗素藏品专场拍卖。查尔斯·恩尼斯特·罗素(Charles Ernest Russell)兴趣广泛,从玻璃陶瓷到家具绘画,他均有涉猎。从1920年起,他开始收藏中国瓷器,得到不少精品,包括对瓶的另一只。1931年出版的《私人收藏家的中国陶瓷》书中就录有此瓶,大卫早就盯上了它。经由斯巴克斯公司安排,他花了360英镑从苏富比拍到手。云龙象耳青花对瓶从北京智化寺祭台上消失了近十年后,才在异域他乡重聚,成为举世瞩目的“大卫对瓶”,之后又顺便改写了中国陶瓷历史。

    相关热词搜索:元青花 英国 维多利亚

上一篇:顶级鸽血红宝石形同火焰
下一篇:路易十五的情妇蓬帕杜夫人的肖像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559874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